虞楚

侵tag致歉!

沙雕漫威语C群,主皮空缺超多啊!基本无要求,真的不来玩下吗?

(:з」∠)_

侵tag致歉!

沙雕漫威语C群,主皮空缺超多,基本无要求,都很随意的

来玩啊~

塞包生日快乐!
(没错这是一张改的表情包hhh😂)

【盾冬】Steve和Bucky的公寓日常(又名:您的好友【吧唧·巴恩斯】已上线)

(二)赌博?你确定?(您的好友【吧唧·赌博大魔王·巴恩斯】已上线)
“Hey~Bucky·Barnes!”迎上来的是Clint,他好像永远都那么开(dou)朗(bi),“搬(he)出(dui)来(zhang)住的感觉怎么样?”
Barnes一个错步躲过了Clint的拥(xiong)抱,笑答:“还不错。”
Barnes主动向Rogers提出自己要下楼迎接复联众人,而他只要在公寓里确认一下布置有没有不当就好。
“和我拥抱有那么令人讨厌吗?”Clint夸张的装出一副受伤的样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搬出来住,可以没有Hulk时不时的暴走,永远不走门的Vision,也不用忍受Tony·Stark那个自恋狂,更别提无处不在的Friday,你知道最棒的一点是什么吗?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我可以有自己的游戏手柄!不过鉴于复仇者大厦里面那群人非常、十分的需要我,我还是留下来吧~”
Barnes非常明智的在Clint一开口时就绕过了他,和其他成员问候。
“哦,Clint·Barton,你要是觉得在我的大厦里住着让你难以忍受,你可以现在就搬出去,就像队长一样,不过没有Friday给你找公寓,怎么样?没有自恋狂Tony·Stark。”
Tony抬手摘掉了墨镜,收起后往领口一别,勾起嘴角对Clint说到,因为这家伙根本不会搬出去的。
“Hey,Tony。”在Tony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的一瞬间,Barnes的身体不由得一怔,维持住嘴边僵硬的微笑,自认为自然的和对方打了个招呼。
“Well,Barnes中士,我们好像没有这么熟。”
Barnes垂在身侧的双手骤然一紧,周遭的气氛也在Tony这句话出口后不可控的冷了下来。
一旁的Natasha微微蹙眉,走上前两步,刚想说点什么,却被Barnes轻轻挡了下来,大步走上前,笑道:“给我一个让我们熟起来的机会怎么样?”
“Well,关于这点,你得去找Steve(还有后面那群家伙),只要他不再天天和我唠叨,那么一切都好说。”Tony边说着边绕过Barnes,径直上了楼梯。
Barnes无奈的笑了笑,把其余众人也都迎到了公寓里。
看得出来公寓用心准备过,摆上了一些水果和饼干之类的,当然还有甜甜圈什么的。而且很容易猜到,这些基本都是Barnes的手笔,而Rogers很明显是打下手的。
但是按照Rogers自己的话来说,他也确实不如Barnes擅长这些。
“Wow,你这儿……不得不说,我有些出乎意料。”一众复联成员在公寓中逛了一圈,都对这里的布置感到惊奇和赞叹——太整洁了,甚至是挺有格调的。要知道一般来说这种公寓并没有什么奇怪的,但这可是超英的公寓,尤其还是两个单身(划掉)男性的公寓。
Banner瞥了一眼Clint,腹诽这下你终于是我们之中房间最乱的了吧,要知道Hulk的房间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复联成员中最整洁的,而鹰眼就是一个“连垃圾桶都瞄不准”的神射手。
Sam也暗自泪流满面,他在大厦的房间里面一开始还被Tony堆满了“杂物”……
“啪”Tony转过头来上Barnes无害的笑容,此刻他正握住自己伸向窗边盆栽的手。
“小心点。”
“Easy,easy,soldier,”Tony微微皱着眉,想着要怎么跟这个家伙解释不需要这么紧张,“我只是想要看看这个盆栽,并且我没有戴着我的‘手套’,我不会摸一摸就让它再也不能光合作用了。”
你会。Barnes心想着。
“Wow,抱歉抱歉,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Clint颇为尴尬的抱歉,就在刚刚,他转身时箭袋里的箭将一只玻璃的小独角兽打落,在它落地前被一只手接住了,泛着金属光泽的手臂,好吧那就是金属的。
“没事,不过你需要小心些。”明明是在笑着,Clint可以拿他的独属于弓箭手的敏锐直觉保证,他在Barnes的笑容中读出了危险的意味。
“Hey,Nat,”Barnes把手中刚刚接到的一只飞镖插回桶里,“别把日历上的那个零作为目标好吗?”
“Well,情不自禁。”Natasha耸了耸肩。
一群战(huo)斗(li)力(zhi)超高的英雄们,终于在一番折腾后玩开了,其实是被Barnes各种组织搞破坏。
“嘿,百发百中的鹰眼先生,你先来怎么样?”Natasha一脸笑意把Clint推了出来。
“这对他恐怕没有难度,Nat。”Rogers笑了笑,他不觉得Clint会连一个十米远的箭壶都投不中,这个太没有悬念了。
“所以我们要增加难度。”Tony一边说着一边把Clint拉到一边给他蒙上了眼睛。
“还有……这样!”Sam把箭壶挪了个位置,当然,他稍微用了点力将它放下,这样Clint就能听到声音。
“最后……”Clint摊开双手,在Wanda的建议下转了个身背对目标,“好了。”
“下面,欢迎我们的冬日战士上场!”
Barnes无奈笑了笑,他作为狙击手,被推上去也是正常,毕竟站在旁边的可是鹰眼。转头看了看笑意正浓的Rogers,他也把眼睛蒙上转过身和Clint并排站到了一起。
其实,就算蒙上了眼睛这个活动也对他们没有任何难度。
扔当然能扔中,但架不住人家花样多啊!
Barnes在得知Clint把三支箭扔到箭壶里玩了个叠叠乐后表示认输。
“这几乎不可能,在我的运算中,这个概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Vision表示他不能理解。
“嘿,站在你面前的可是世上最好的弓箭手——鹰眼!”Clint一副欠揍的表情,“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叠叠乐玩不过这只小鸟,可不代表其他的玩不过啊,我们的Barnes中士可是布鲁克林小王子呢。
“不可能!你这是作弊!绝对是!”
Rogers在一旁背靠着桌子,双手撑在桌沿上,看着围在一起的战友们,Clint大喊着Barnes作弊,但代号鹰眼的他却出乎意料的没有找到任何证据。
赌博这种事,是Barnes在军营里学到的,作为军营里最受欢迎的吉祥物,Barnes凭着他近乎不正常的学习能力,很快就掌握了这项技术,没有人能发现他的手法。
Rogers看着他们换了一种又一种玩法,欢闹中还夹杂着几个人的哀嚎,Barnes从没有输过。
“Friday!”Tony双手撑着桌上,盯着Barnes的同时叫出了Friday,“检测刚刚Barnes中士的动作,给我找到他作弊的证据!”
“抱歉,Boss,没有检测到任何作弊行为。”没一会儿Friday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可是结果让人有些失望。
对面的Barnes似是挑衅般的看了Tony一眼。
一旁表示不想再和Barnes对赌的Clint和Sam已经在一旁看起了Friday播放的放慢2倍的赌局视频,试图找出一丝端倪,而仿若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的Natasha也和Barnes赌了两局后退场,可以说除了一开始就没有参与的Banner,其他人都为Barnes的钱夹做出了贡献,至于Rogers?他在70年前就领教过了,并且表示我会慎重对赌。
而Wanda在和他赌了几局以后,开始尝试用混沌魔法作为辅助,并且表示想学。甚至Vision也赌了一局,并且输了,小幻视再次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只有一局?Barnes的意思是Vision你没钱和你赌没意思。
总的来说,复仇者们在公寓里度过了一个不错的夜晚,好吧,在赌局开始之前是挺愉快的。
而布鲁克林小王子表示,他一直都很愉快。
Steve也是。

【盾冬】Steve和Bucky的公寓日常(又名:您的好友【吧唧·巴恩斯】已上线)

(一)关于公寓(您的好友【吧唧·居家小能手·巴恩斯】已上线)
“你确定吗,Bucky?”套着一件白色背心的Rogers队长正双手撑着沙发扶手,一边喘着气,一边颇为无奈的看向一旁的Barnes。
“是的,我觉得这样看起来会更好。”Barnes走到窗边,将手中的盆栽放下,看了看,又将它旋转了一个方向,然后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成果,“Steve,你能把沙发再往左推十公分吗?”
Rogers阖上眼长吁一口气,认命般的妥协了:“Of course,Bucky.”
Barnes带笑的看着Rogers挪沙发,随后又转身去拿另一盆盆栽。
关于美国队长成为家装苦力这回事,还要从早上说起。
Barnes搬来复仇者大厦时,Tony·Stark以房间不足为理由让他和Rogers一起住,Sam表示总比你的房间堆满了“杂物”,连站的地方都没有好。
Barnes依旧有些难以融入,早上打地铺的Rogers醒来时正好看见Barnes把手搭在门把手上又缩了回去,差不多犹豫了7秒才开门出去。
于是,Rogers就毫(fei)无(chang)心理负担的向Tony提议和Barnes一起出去住,Tony转身就让Friday买好了一间合适的公寓,并且告诉Rogers可以在楼下拿到钥匙。
得到消息的Barnes愣了一下,刚想拒绝却被Rogers提前拒绝了,于是,两人趁着不用出任务,就干脆开始收拾东西,而当他们到达公寓时,Rogers一度以为这就没事了,毕竟Tony(Friday)办事还是很细致的,里面的家具装潢一应俱全。
可是,Rogers已经搬了一下午的家具了。
其实,还挺不错的。Rogers这么想着。
不(ye)大(bu)的(xiao)的公寓中,家具摆放的整整齐齐,在橙黄的夕阳余晖下,安静的就像一幅油画,简洁,干净,还颇有格调,有时候真是不得不佩服Barnes,他总是能把生活变得不一样。
“Bucky,我要去帮你买几个李子吗?”Rogers从客厅探身过来,问厨房里的Barnes。
“其实我在进来时就发现冰箱里有很多李子,”Barnes看着Rogers笑了笑,又转过身去,看起来是准备做一顿晚餐,“看起来你可以不用去了。”
“我来吧,你应该多休息。”Rogers上前想要接手,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把Barnes想的太脆弱了,保护感过强了点,可是,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也不想控制。
Barnes微微扬起嘴角,转过头去看了一眼Rogers,也让他看到自己现在很好,只是一顿晚饭而已:“没关系Steve,你知道我已经休息的够多了。”
Rogers点点头,在Barnes身后靠着炊台站定,看着Barnes的背影,突然有一股不可抑制的冲动,就在他自己都会没反应过来时,话就已经问出口:“Bucky,你还记得吗?在布鲁克林,你也给我做饭。”
Rogers只感到自己的心脏跳的不正常的快,就连他面对各色的敌人是都没有过这般紧张和担心,可是话已经问出口了,等待对方回答的每一微秒都显得那样漫长而充满折磨。
Barnes伸向调料的手微不可查的一顿,很快就回复了过来,他没有回头,轻轻的摇了摇,给了Rogers一个不愿听到的答案:“抱歉,Steve,我不记得,但是我猜肯定有过,而且我猜我做的比你好,不是吗?”
“Bucky,你永远不需要对我说抱歉,”Rogers尽管感到好像心中有什么又一次的破碎,但他还是微笑的回答,“并且,是的,你做的比我好多了。”
等待晚餐的过程比Rogers想象的要短多了,好像就只有那么一瞬,他帮着Barnes把盘子端上餐桌,然后,默默的开始吃饭,抬眼,便是相视一笑。
就好像记忆中那样。
Barnes被九头蛇抓走了七十多年,当然不需要做饭,哪怕在那之前,两人在军营中也是吃罐头居多,Barnes已经很久没有做过饭了,Rogers也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他做的饭了,要说还记得是什么味道,现在的味道就像之前那样,那是骗人,但是,这就是像记忆中那样。
他在厨房中做饭,他在一旁看着,两人坐在一起,抬眼,相视一笑。
一模一样。
晚饭后,两人没有如往常一样出去散散步,Barnes在房间里整理着两人的物件,Rogers在和神盾局还有复联联络,半个小时后,Barnes从卧室走出来的时候,他也刚好放下了手上的联络器。两人一个上前打开了电视,一个抱着一台崭新的笔记本,对,电子产品,而不是纸制品。
这对跨越了一个世纪的搭档坐在一张沙发上,一开始两人中间还不自然的隔着一条空隙,过了不知多久,也就靠在了一起。
“Tony说他们几个会来看我们,好像是什么庆祝。”
“嗯。”
“Bucky,你在看什么?”Rogers在看电视,可是他的心在看Barnes,终于还是忍不住把视线转到了搭档的笔记本屏幕上。
“啪嗒”一声,Barnes刚想收起窗口回答一句“没什么”时,Rogers就一把合上了银灰色的笔记本:“Bucky,别看了……”
也许Rogers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心疼、愧疚、无奈,甚至还带有一丝恳求。
Barnes查看的,是关于冬日战士的信息,可是,就一眼,Rogers就看了刚刚那一眼,就为屏幕上的一字一句怒不可遏,或者说,痛彻心扉。
他们难道忘了,冬日战士也曾是咆哮突击队中的Barnes中士,那唯一一位为国捐躯的烈士吗?
他们难道忘了,如今的和平,有Barnes的多少功不可没吗?
他们难道忘了,冬日战士,也只是一个受害者,一个被九头蛇当作武器的受害者,他……甚至失去了自己。
那些言论无不在斥责着他,可是,他却依旧要看……你为什么就这么让人心疼啊!
“Steve,你知道的……”
“不,我不知道!”
Rogers打断了他的话,但他只是轻轻一笑,继续说着:“这是我的过去,不管是不是自愿,我都做了,会发生什么,我都接受。而且,我需要知道自己的过去,那样我才能算是完整。九头蛇将我的生命打的破碎,我要将它补全。”
“Bucky……”
“叮——”一声从厨房传来的脆响适时的打破了这沉重的对话。
“我热了牛奶,要糖吗?”Barnes起身去厨房,问还有些愣神的搭档,“我就当你答应了。”
Barnes再次走出来时,手里是两杯温热的牛奶,嘴里还叼着一颗李子。
Rogers接过其中一杯牛奶,捂在手中却没有喝,半晌,才来了一句:“Bucky,我有一个问题。”
“嗯……”Barnes嘴里还咬着李子,模糊不清的应了一句。

【盾铁】

@魔法少女杰西卡✧ 小可爱的梗,关于3490里边妮妮跟美队结婚了还避免了内战,如果……队长看到了会怎么样?
文笔渣,ooc

我和旁边那个叫铁人的结婚了?(不是王进喜谢谢,是那个教科书式自恋的。)

1、
美队被自己人坑了。
目前正在……好吧,他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原本的宇宙。
关于这一点Steve是如何确定的?
事实上,这已经是第三个宇宙了。
不过Steve并不是太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后还有一众战友,不论他身处何种困境,他的同伴,都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带他回去。
虽然看起来有点难,虽然他和那个叫做钢铁侠的人还处在对(nao)立(bie)面(niu)。
美队正带着鸭舌帽套着卫衣走在大街上,周边如纽约一样的嘈杂欢闹,好吧这里就是纽约,但这一切对Steve来说都有些不真实,他只是一个过客,和这里格格不入。
但现在可不是感伤的好时候,因为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了,不管在哪个宇宙,他都还是那个经验丰富的超级英雄——美国队长。
拐进一条小巷,好整以暇的看着围过来的几个人影,Steve觉得他们大概是找错人了,不然就算要找麻烦也不应该找一个成(jin)年(fa)男(da)子(xiong)。
在毫无悬念的放倒了自找麻烦的几个人后,Steve感到身上涌来一股感觉,这感觉这几天他可是太熟悉了——又要换地方了。
“唉……”Steve不由得叹了口气,现在他只希望自己的队友能快点想到办法把他给弄回去,这穿来穿去的太不是事儿了。
被一股吸力拉走,Steve根本没有反抗,实在是之前的各种挣扎都完全没用,这不像是一股力,倒更像是一种“规则”,他就是会被扯走,于是,Steve也就不作无谓的体力消耗了。
好吧,第四个宇宙。
异宇宙存活守则第一条,弄清你的处境。
这对Steve来说并不是难事,只不过……这里看起来是这么的……熟悉?!
Steve皱眉,这不会是……
“Friday,给我一首曲子,我要工作了,没有曲子可不行。”
听到这话暗叹一声果然是他的Steve抬头,和走下来的那人对视一眼,Steve终于想起来刚刚感觉不对劲的地方了,刚才那可是个女声啊!
这看上去是个女版的钢铁侠Tony·Stark!?
“看,这是谁?”这个女版Tony看起来心情非常好,挑了挑眉,洋溢着笑,“我们伟大的美国队长,亲爱的Steve·Rogers,我的至爱。”
“To……ny……?”Steve的声音中充满了不确定。
“Just call me Nat,honey~”自称Nat的Tony(?)来到Steve面前,笑着,“你在这是要给我什么惊喜么?”
说着,不等Steve反应,Nat就一把扯过他的领口,将伟大的美国队长抵在了墙上,在队长的一脸懵逼加惊疑不定中,他的双唇被另一片柔软所覆盖,随后便是一番激烈的唇舌交缠。
“哈……”Steve终于被放开,他现在脑子一片空白,想到的只有唇舌间残留的味道,以及……Natasha·Stark那精致好看的口红被他弄花了。
2、
这不是说Steve没有接过吻,他当然有过,只不过这次的对象有些特殊,虽然这个钢铁侠是Natasha·Stark,不是他的那个Tony·Stark,但也足够让Steve脑子短路的了。
“你怎么了?我看你有些不对劲。”一旁已经开始工作的Natasha注意到Steve的不对劲,关心的问到。
“我、我没事。”Steve的脑子还是没有转过弯来,这个宇宙的Steve……是和钢铁侠结婚了吗?!
难道他们没有闹掰?就像自己和Tony那样……
“你换了套衣服?今天早上你穿的还不是这一套,不得不说你这套衣服真是差到了极点,你想让别人说钢铁侠虐待美国队长吗?就不考虑一下让我的好姑娘给你挑一套?”
不管在哪个宇宙,好像钢铁侠总是这么毒舌,但Steve表示这已经算好的了,衣服是个问题,他需要想办法糊弄过去:“早上的那套衣服被牛奶弄脏了,我就随便换了一套。”真是个拙劣的谎言!
“说真的,你该让Friday给你挑一套的。”
“也许吧。”
Steve说完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不知道这个宇宙的Steve会干什么,尤其是在一个和他如此亲近的人面前,他很难不露破绽。
等等,为什么要瞒着Natasha?Steve感觉心里有点乱,也许是因为那个吻?他下意识不希望自己被发现并不是她的Steve?
“你没戴婚戒?”Natasha随意的向身后手足无措的Steve瞥了一眼,却没由来的让他心慌,“你还专门让我给你刻了个星星上去呢。”
星星?
Steve好像抓住了什么重点,对啊,他面对的可是钢铁侠,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尽管不是同一个宇宙,可Steve丝毫不怀疑这一点,她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星星?我可不记得有叫你刻过这个,你怎么了?”Steve试探的说着,谁会在婚戒上刻这种东西啊,尤其星星可以算是美国队长的标志了,刻也应该是刻这个钢铁侠的反应堆吧?
“那刻了什么?”Natasha放下手上的工作,双手环抱,邪邪的笑着转过身来。
“你的反应堆。”自己绝对是暴露了,Steve这么想着。
事实上,确实是。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我们还有婚戒这种东西?当初可是你说不需要的。”
“Nat,你听我解释……”Steve一脸挫败,放弃了伪装。
“你是谁?”Natasha举起那只亮起能量炮的手遥遥对着Steve,“现在的间谍演技都这么拙劣的吗?”
“我是Steve,Steve·Rogers。”Steve有些无奈,他确实是自己,只不过不是这个宇宙的。
Natasha听到这个回答很显然不满意,她依然没有放下手,语气低沉了几分,再次问到:“我再给你一次机会,Who the hell are you!?”
“Nat,不管你信不信,我就是Steve·Rogers,只不过我……”
“砰!”一束耀眼的白光闪过,Nat的能量炮几乎擦着Steve的耳边射出,打在他身后的一个靶子上。
“你搞什么!?”Steve在刚刚急忙往旁边一跳才堪堪避开,本来就因为穿越的事心烦意乱的队长此时算是被激怒了。
“Friday,各项数据的测试报告。”Natasha转回身开始脱下手套,明显没理Steve。
“Natasha你……”
“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你不是Steve,你当然是,”Nat边做着记录边说,“要是有哪个间谍会不合格到这种程度,那他不如吞枪自杀好了。所以,我的结论是你来自其他……平行宇宙什么的,告诉我我是对的。还有,其实我和Steve是有婚戒的。”
“……”Steve刚升起的怒火仿佛一瞬间就不存在了,“你是对的,我来自其他宇宙,事实上,你这已经是我经历的第四个异宇宙了。”
“Wonderful!”Natasha吹了一声口哨,“这么多平行宇宙,它们是都有很大的差别,还是几乎都一样?你的传送地点是随机的吗?你出现在了我的实验室。等等,等等等等,不对,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什么会在这?并且,我觉得你需要回去,对面?”
下次我再也不会说Clint或是Nat,我们的Nat,不会说他们两个嘴炮了。
“我确实需要你的帮助,我……”
“喔喔喔喔~”Natasha眨着她那漂亮的大眼睛,伸出右手食指举着比了个1的样子,又一次打断了Steve的话,“Friday,好姑娘,告诉我你已经录下了刚刚那句话,我们的队长需要我帮助的情况可不多呢~”
“是的,Boss,我录下了。”Friday“体贴”的回答。
“好了,你继续吧。”确认了这一点,Nat貌似特别高兴。
“……”
3、
“哈!所以你的意思是你被自己人坑了?”Natasha露出了一个明显的憋笑,“Falcon的计划被人窃取,然后本来要用在Thor身上的那一个用在了你身上,还因为Hawkeye的‘抢救’导致本来是在宇宙中穿梭变成了在平行宇宙间穿梭?”
Natasha表示让我先趴在一边笑会儿。
“咳咳……”Natasha握拳搁在唇边清了清嗓子,随后向Steve抛了个媚眼,故作严肃的样子,“好吧,让我这个天才来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把我们的美国队长给送回去。”
笑归笑,不管是哪个Tony,其实在认真起来的时候都是很可靠的,Natasha拉着Steve做了一些测试,例如宇宙射线残留什么的,测算出Steve会在这个宇宙停留多久,同时根据他的振动频率,定向逆发送Steve的坐标,这样只要对方就能轻易检测到,并且锁定Steve,然后完成传送,只要人回去了,之后的事情就好办了,简单粗暴直接,把Steve身上的传送装置随便谁打碎就行,之前不能破坏,那是没有其他办法,因为按理论来说,Steve还是有可能被送回去的……
反正,Steve表示自己没听懂,但是能有用就行了。
事实证明,Natasha·Stark的聪明才智确实不是盖的,被养在实验室两天了的Steve突然发现Natasha的设备接收到了反馈,略显激动的Steve立刻让Friday叫人,而一向喜欢迟到的Stark小姐居然也很快赶到了,虽然身上还穿着睡袍。
Steve站在了那个Natasha说是用来传送他的机器中央,一旁的操作台上Nat也开始忙碌了起来,调整、校算、预演……
一道光柱打了下来,Steve看了看自己正在消失的双手,直到自己就要回去了,可是在他心底的方式和安心之余,他发现自己还有一丝留恋和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Nat,what's up?”
Steve和Natasha双双抬头看去,是这个宇宙的Steve,他也来了。
“他是谁?”史蒂夫·正牌娜塔莎丈夫·罗杰斯,表示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
两只Steve只来得及遥遥对视一眼,一切,便恢复了正轨,至少看起来是。
“Nat,你得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当然,亲爱的,”Natasha双手捧上Steve的脸颊,眨了眨眼,“不过说起来有点复杂,我们慢慢说~”
说着,Natasha(又)把Steve抵到了墙上,一个深情的吻。
“不过我还没睡够呢,我先去再睡会儿。”
——————
“一个你和Tony结婚了的宇宙!?”
“不是我,而且那个钢铁侠叫Natasha·Stark。”
听故事的黑·莫名其妙被扯上·寡妇,颇有些神情复杂的看了Steve和Tony一眼。
“是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结婚了,还避免了内战,为什么我们这没这么好……”当然,最后那句话Clint是觉得不会说出来的。
复联的成员们在一起发挥话痨属性,讨论着Steve的遭遇,尤其是和钢铁侠结婚那段。
而一旁的Rogers却没有参与进去,笑了笑就独自坐在一旁,神色复杂的看着同样没有掺和进去的Tony,其实,他自己也确实希望能避免内战,而且……
他确实爱Tony。
确实是。
———小彩蛋———
“啪嗒”
“喔哦~”Natasha看着屏幕上的那张脸,挑了挑眉,随后笑了起来,“你好啊帅哥,我是……emmm……我好像就是你,开玩笑的,我叫Natasha,Natasha·Rogers。”
Tony·Stark也是扶额,他在Rogers回来时就发现多了个东西,不属于这个宇宙的东西,他就猜到应该是帮助Steve回来的那个“钢铁侠”的小赠品——一个定位通讯联络装置。
出于他(她)手。

我的吧唧哪去了?【Cap生日快乐!】

【Cap,100岁生日快乐】(生日甜饼,请放心食用)
在Cap生日准备吃小甜饼却被扎了一身刀的我终于决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顶着前后两个监控,冒着手机被缴的危险码了一天终于码完了……嗯,队长的100岁生日不能错过,本来想继续潜水的我被炸了出来,文笔渣,ooc,有锤基(这个强调是什么鬼啦)
——————
我的吧唧哪去了?(Who The hell is Bucky!)

今天是7月4日,对Steve来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没有任务要出,真的,现在不用出任务的日子越来越少了,但是,Steve并不是很轻松。
走在神盾局的天空母舰中,Steve的感觉越发的清晰了,他感觉每个和他遇上的特工都有些不自然,就好像不合格的九头蛇间谍。
需要那么紧张吗?
Steve不禁想到,在独立日遇上美国队长?
“Fury,”Steve上前叫住了Fury,“有什么事吗?我觉得神盾特工个个都不太自在。”尤其是在遇到我的时候。
当然,最后一句话Steve还是没有说出来。
“Captain,你来的正好,我需要你现在去复仇者大厦一趟。”Fury转过身来,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但是……”
“现在!”
好吧,复仇者大厦,那可是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不是吗?
可是,Steve,美国队长,此时的脚步却每一步都显得那么犹豫,直到他从大厦的电梯中走出来——
“看!我们的主角到了!”最先走上前来给了自己一个拥抱的是Clint,“生日快乐队长!”
在礼花的炸响、众人的欢呼声中,还没反应过来的Steve和每一个人都拥抱了一下,除了Bucky,他的Bucky今天不在,不在他的生日聚会。
然后被Tony揽着肩膀送到了party中央,在强颜欢笑的应付了众人不知道多久后,大家终于各自(xiu)玩(en)开(ai)了。
一个人的Steve显得有些落寞。
他的Bucky哪去了?
我的Bucky哪去了?
Steve开始到处问,他去问Clint,然而Clint正忙着玩套圈、飞镖、射箭以及新发行的电子游戏,总之一切需要很好的手眼协调能力的游戏都被他包下来了,结果就是,Clint被赶到了一边,毕竟,他在的游戏,结局都已经没有了悬念。
好吧,他去问Thor,今天Thor和Loki都到了,并且他俩看起来感情很好,Loki也没有捣乱,如果忽略掉被变成蛇的蛋糕吓了一跳的Sam,穿墙传到一半莫名其妙被卡住的Vision,以及刚准备坐下来又突然跳起来的Banner,三公主Loki正在享受着Thor为他准备的布丁。
去破坏Thor和Loki之间的气氛好像不太好。
Steve想着,不得已再次改换目标,他去问Tony。
“Tony,你看见……”
“我不管你想说什么,好好享受这个派对,为了这个,每个人都放下了手上的事,你看外面——”
Tony拖着Steve来到明亮的窗前,只见一架天空母舰正在缓缓的飞着,而整艘母舰都被布置的十分……难以言喻,至少Steve是这么觉得的,以往肃穆的母舰直接换了个画风,他离开时都还是正常配色的母舰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被换成蓝白星的???还有那个大大的条幅,写着“美国队长100岁生日快乐”,以往的独立日都没看你们这么积极啊!各式的气球和彩带把她装饰的就像是迪士尼乐园里的游行花车。
“但是……”Steve不死心的还想问一句,又被Tony打断。
“没有‘但是’,好好享受你的派对,我可不觉得你还能再过一个100岁生日。”
Steve一仰头喝完了杯中的酒,感觉越发烦躁了,他只好去问Natasha,Nat正在一旁调酒自己喝着,抬眼看了走向自己的Steve一秒,又低下头继续喝了一口,说到:“Bucky今天有个特殊任务。”
话还没问出口的Steve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讷讷的回了一句谢谢就神情复杂的走了。
好吧,一个索然无味的生日派对。
看见Steve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Clint走到Tony身边拿手肘捅了捅,两人一番眼神交流,Tony转头就悄悄对着耳机说了点什么,随后——
Steve一脸无(gan)奈(ga)但不失礼貌的微笑被越来越多的人围在中间,有纽约好邻居小蜘蛛,有空降来银护众人,还有Fury和Phil,甚至Hill都来了。
“他很伤心,但他应该开心的,为什么?”问话的是螳螂女。
“很明显,因为他最想看见的那个人不在。”黑·看透一切·寡妇,回答。
“谁?”
——————
结束了一整天的派对,Steve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很累,有些颓然的坐在床沿,安静的靠着墙,闭上了眼睛。
与之相对的是房间一角堆积如山的礼物盒,大小不一,但都是朋友们的一番心意,可是Steve如今没有心情去拆礼物。
Friday贴心的把室内环境调节好,可是,Steve一动不动,某人就不淡定了,就在某人快要急的跳起来的时候,Steve站了起来,他走向了那个挂着吧唧名字的小卡片的礼物,这个礼物盒有些大,不过……瞟了一眼旁边Tony的和Loki的,好吧这个还不算大。
Steve轻轻的拆开了每一条丝带,对着礼物盒沉默了片刻,就在他要伸手去打开的一瞬间——
“生日快乐,Steve。”
礼物盒自动打开了,里面,是一只……吧唧!?
——————
外面吩咐Friday不要把隔音弄得太好的Tony开始赶人——一堆蹲墙角家伙,尤其是Peter,任务已经完成,万一接下来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就不好了。
——————
Bucky:“Steve,我送你的100岁生日礼物怎么样?”
Steve:“The best。”
Bucky:“看,我总是知道你在想什么。”
Steve:“傻瓜。”
说着,Steve将吧唧抱的更紧了,就好像再也不会放手。
——今天早些时候——
“嘿,Barnes,你准备送Cap什么礼物?”正在把礼物交给Friday包装的Sam凑过来问,“我准备送他一大箱国旗。”
还在写卡片的James·Buchanan·Barnes中士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相视一笑的Tony和Natasha拖走了。
“Friday,好姑娘,把我准备的盒子拿出来,对,就是今天早上跟你说的那个。”Tony吩咐Friday,Natasha关门,一气呵成。
“What the hel……”
“想想你的Steve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想到了?那就好好待着。”Natasha居高临下的看着撑在盒子里的Bucky,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